Monday, February 20, 2012

父子共餐的時光。

父子的情感,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形容,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去詮釋。


我回去的某一個下午,父親打電話給我:“gor,你吃了嗎?要打包給你嗎?”
從前會覺得這是一個很普通的事情。不過這個事情實在你去了台灣以後,發覺到有人關心你的午餐,我的心真的不是滋味。鼻子一酸,眼眶淡淡地顫動泛淚,小小的哽咽,停頓了一下回答說:“哦,我還沒吃,可以啦,打包給我。”

當蓋下電話的當下,我愣了幾秒鐘。我原來真的好久沒有這樣的關心了。
這是我回來大馬必須要熟悉與習慣的事情。很多人都是要等到離開家裡了才方知家裡的溫暖。突然覺得說自己堅決的離開,自己的心靈果然是真的有在被逼的情況下成長。

當初媽媽在我收到入學通知的時候卻要開刀,我的心也忐忑不安,也不知道是否應該一意孤行的來台灣唸書,不過感謝主我媽媽度過了這個比較危險的時刻。在醫院的某一個下午,我很擔心的問着父親:“我去台灣讀書,你們會擔心嗎?” “擔心什麼?你放心去就好啦。有什麼好不放心的。去就對了。”如果不是這句話,我也不會那麼堅定地說要來台灣了。

在一年裡,我真的學習也吸收很太多了,很多想法和觀念,價值觀也變得不一樣了。
在這裡要謝謝我父母,我才有機會來到寶島唸書。
我真的很感激我在台灣的每一天。

我其實也不懂如何我對父親的愛,唯有藉著這個小小的文章,表示我對他的尊敬與崇拜。
還有感謝,除了感謝,還是感激。


Post a Comment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z35W7z4v9z8w